就是一個只會寫傻白甜然後無藥可救的零晃推。

【零晃】Unpredictable (R18)

零晃畢業後,兩人同居設定

自我捏造有

適合什麼都能原諒的人看

 

 

大概是個晃牙不小心扭傷腳,零照顧他的日常故事。

 

520快樂!!

 

 

***

 

就算是每天大同小異的日常生活,偶爾也會有不平凡的時候。

 

比如說,當大神晃牙和朔間零剛結束今天的日程,正準備往停車場前進時,大神晃牙偏偏就因為一個不小心在下樓梯時左腳拐了一下。突如其來的這一拐讓晃牙措手不及,而走在前頭的朔間零也聞聲回頭。

 

「晃牙?!」

 

晃牙無法否認在看到零因為自己而驚慌失措為時,自己心中有一瞬間感到愉悅。然而下一秒,從腳踝處傳來的疼痛瞬間讓他剛剛的愉悅拋諸腦後。零看見晃牙吃痛的表情,臉色突然變得凝重。

 

「晃牙?站的起來嗎?」

 

「不過只是稍微拐到腳而已,這種小傷才不會對本大爺造成什麼威脅……痛!」

 

原本想逞強,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站起來的晃牙,終究敵不過傷處傳來的陣陣疼痛。見狀,零毫不猶豫的將晃牙以公主式的抱法將晃牙抱起,不顧晃牙的抗議直接往車子走去。

 

***

 

等零火速開車載著晃牙前往醫院,並確認晃牙的腳只是輕微扭傷後,零先是跟經紀人告知了大概的情形,得到經紀人告知明天先讓晃牙在家好好養傷的回答後,便載著晃牙回到兩人共同居住的地方。直到這時,零凝重的神情才終於緩和下來。

 

一進門,Leon就馬上熱情的迎接主人,但也發現了晃牙的異狀,用著擔憂的神情望著晃牙。感受到了Leon的不安,晃牙蹲下來撫摸著Leon的頭。

 

「本大爺沒事,這點小傷才不算什麼。」

 

「晃牙真是愛逞強喏。」

 

「啊?你懷疑本大爺嗎?」

 

一說完,像是要證明一樣,晃牙便推開零的攙扶,逕自走進屋內,但腳傷使得他的腳步踉蹌,差點因為重心不穩而摔倒。

 

見狀,零立刻上前扶住晃牙,而後者也放棄掙扎乖乖地被扶著。零攙扶著晃牙至客廳上的沙發上坐下後,自己也在旁邊坐下。看著因逞強失敗而鬧彆扭的戀人,零無奈的笑笑。

 

「晃牙不用那麼逞強也無所謂的。」

 

「本大爺才沒有在逞強!」

 

聞言,零轉頭望著晃牙,也沒接著說話,就只是看著晃牙。像是被看穿了什麼一樣,被盯得發慌的晃牙別過頭逃避零的視線。

 

「…只是有點不甘心而已。」

 

「哦?」

 

「被朔間前輩看到了這副糗樣什麼的,這不是太難看了嗎。」

 

「放心吧,吾輩是有良心的飼主,不會因為狗狗受了傷就棄養的。」

 

「啊?你說誰是狗啊!!」

 

意料之中的反應。

零笑了笑,看著炸毛中的戀人,下個瞬間便將晃牙拉入懷中,晃牙則因為突然的擁抱而瞪大眼睛。

 

「平常總是晃牙在照顧著吾輩,偶爾也依賴一下吾輩吧。」

 

「……」

 

「還是說,吾輩就這麼不值得汝依靠,真是讓吾輩難過喏。」

 

「才、才不是!」

 

零並沒有回話,而是等著晃牙繼續說下去,晃牙則停了很久都沒開口,直到零以為晃牙就要這樣睡著的時候,晃牙才終於開口。

 

「…總之,讓朔間前輩擔心了,抱歉啊。」

 

「還有,這可是本大爺難得給你報恩的機會,你就好好的心懷感激吧!」

 

果不其然又是帶點別彆扭的回答。但看到晃牙恢復精神的樣子,零伸手寵溺地揉了揉晃牙的頭髮,晃牙也難得的沒有反抗。

 

「之後就交給我吧。」

朔間零充滿自信的笑道。

 

***

 

到了接近晚餐的時刻,兩人便面臨了今晚的第一個難題。自兩人同居後,為了保護廚房的安危,平常總是交由晃牙來做飯,零負責收拾碗盤。然而,晃牙腳受了傷,光是走路都有些不便,更別說是做飯了。意識到這個情況後,朔間零便自告奮勇,今天的晚餐由他負責。但在零說完以後,晃牙馬上露出了懷疑的視線。

 

「喂喂,還是直接叫外送比較好吧。」

 

「晃牙,汝對吾輩的廚藝就這麼不信任嗎。」

 

晃牙想了想之前零做飯時的慘況,不假思索的回答:

「不。只是不管怎麼想,維修廚房的費用跟外送的費用比起來,還是外送的費用比較划算。」

 

於是,外送人員在電話中聽到了話筒彼端傳來的咦喔咦喔的哭泣聲。

 

***

 

吃完飯後,零讓晃牙坐在家裡休息,他帶著Leon出去飯後散步。而晃牙則是思考著之後該怎麼辦,像是…等會該如何洗澡的問題。

 

「晃牙,吾輩回來了。」

 

「汪!」

 

「喔喔,歡迎回來。」

 

零把Leon的狗鍊解開,幫牠擦好腳之後,Leon馬上興奮地跑去晃牙身邊,晃牙則抱起Leon,摸了摸牠的頭。見狀,零裝作哭喪著臉,走到沙發背後環住晃牙的肩。

 

「Leon,對吾輩真是冷淡,是吾輩對待他的方式不對嗎。」

 

「廢話~也不想想誰才是真正的主人。」

 

「明明吾輩也該算是半個主人了?」

 

「在說什麼啊笨蛋!」

 

晃牙被零所說的話逗的臉紅,零看到晃牙的反應則滿意的笑了起來。過了一會,晃牙則終於開口說出了剛剛有些困擾他的問題。

 

「是說,也差不多該去洗澡了。」像是猶豫著什麼,晃牙停頓了一下才繼續說:「所以啊…」

 

「哦哦,要吾輩幫忙汝洗澡嗎。」

零的語氣充滿了愉悅。

 

「本大爺也不是不能自己洗啦!」

雖然這麼說,但晃牙臉紅的表情還是出賣了自己的心聲。

 

「好了好了,晃牙不必害羞的,吾輩會好好幫汝的。」

零的語氣聽起來好像比剛剛更開心了。

 

不知道為什麼,大神晃牙有那麼一瞬間,覺得自己好像對惡魔提出了把自己賣掉的邀請。


***

 


***

 

 

等到晃牙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,自己已經清洗好身體,換好睡衣躺在床上,而零也躺在自己身邊。

 

「…我睡著了?」

 

「嗯,果然還是太勉強汝了。」

零的語氣中聽起來有些愧疚。

 

「喂、別自顧自的怪起自己來了,本大爺又沒說是你的錯。」

 

大神晃牙大概也不知道,他擁有能夠讓零瞬間拋開煩惱的魔法。零望著晃牙,寵溺地揉了揉他的髮。

 

「汝的腳目前感覺如何?」

 

「跟白天比起來已經感覺好很多了,也不想想本大爺是什麼人,這點傷才不會對本大爺造成什麼威脅!」

 

「那吾輩就放心了。」

 

「朔間前輩。」

 

「嗯?」

 

「明天還有工作對吧?」

 

「嗯,明天早上有雜誌的採訪,不過採訪結束就沒事了。怎麼,晃牙寂寞了?」

 

「誰寂寞了啊混蛋!」

 

「吾輩會在結束後立刻回來的,乖、乖。」

 

「喂喂好好聽人說話啊!」

 

看著炸毛的戀人,零失笑,又想揉晃牙的頭,不過這回手就被拍開了。

 

「那個,朔間前輩。」

 

「嗯?」

 

「今天,謝、謝謝你了。」

 

說完,晃牙難得主動的,往零的唇吻過去,輕輕地一吻,猶如蜻蜓點水一般。而零還沒來得及反應,晃牙就逕自抓過棉被,道了晚安,翻身睡去。發現戀人蹩腳的掩飾害羞的舉動,零勾起了嘴角,在晃牙的耳邊說了些什麼,看到晃牙臉紅之後,才滿意的抱住他,一同睡去。

 

「好きだよ、晃牙。」

 

Fin.

 

 

結果第一次寫零晃文,沒想到寫得比自己預期的多,甚至還第一次寫了肉...真的是愛他們兩個愛到病入膏肓了(笑)

 

人家常說靈感來自於生活,於是前陣子受了傷的我就在想,如果晃牙受傷了零會怎麼辦呢...於是就有了這篇文。

 

本來還是想寫點帥氣的朔間前輩的...但不知道為什麼寫一寫就變成這樣了www

最後一句則是覺得用中文有點難以詮釋,所以用了日文...總之就是想像一下零用著俺零語氣對著晃牙說喜歡你的感覺!

 

感謝看完這篇文的每個人,如果你看的開心的話我也會很開心的!



评论 ( 3 )
热度 ( 114 )
 

© 風羽_ | Powered by LOFTER